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橘子网

 找回密码
 成为橘子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回复: 0

巨额“血汗钱”被冒领讨要十年仍无果,谁为索贿“牛人”撑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巨额“血汗钱”被冒领讨要十年仍无果 谁为索贿“牛人”撑腰?

                       ——上海铁路局阜阳工务段侵吞农工百万工程款 讨要十年无人管

  核心提示:2007年5月至9月期间,杨保森带领30多名农民工施工干完了上海铁路局阜阳工务段北站护栏网水泥枕站桩工程近50万元至今没有拿到分文钱,其款项被阜阳工务段不明身份的人及副科长牛付涛利用职务之便暗中操作,采取内勾外联,偷梁换柱的办法,把杨保森带领工人干的近50万元工程款,与阜阳工务段不明身份的人和外界他人共同合谋造假全部骗走。
  实际施工者杨保森两项工程款近百万元被骗侵吞后,追要长达10年之久至今无结果,牛付涛背后究竟是哪位有权的不明身份的人在为“牛人”撑腰?
  

  图:上海铁路局阜阳工务段的“牛人”牛付涛,侵吞农工血汗钱,成了害群之马,损害了铁路局在群众中的光辉形象。
  
  图:投诉人杨保森(电话:13966593357)在当年施工现场向记者讲述上海铁路局阜阳工务段侵吞农民工百万血汗钱的事实。
  中华新闻通讯社讯(记者 张克超 吕光虎 报道)杨保森是阜南县焦陂镇闫庙村村民,常年在外从事建筑包工。2007年5月份的一天,时任上海铁路局阜阳工务段安全调度科副科长牛付涛打电话给干工程的同学杨保森,告诉他阜阳工务段辖区内的北站护栏网站桩进行改造,让他带人去阜阳站北K844-K845公里处干水泥枕站桩栅栏网防护工程。杨保森迅速组织了30多名农民工前往工地干了一公里示范段。
  5月16日工程开工,6月13日工程结束并验收通过。此时正是午收季节,为了不耽误农民工回家收割,杨保森就让他们先回去了。午收结束后,7月18日牛付涛通知杨保森,让他带领原班工人继续干了2公里的栅栏网防护工程,9月底施工全部结束,这两处工程共计拖欠近50万工资款。
  当年10月,牛付涛再次安排杨保森带着农民工去京九线干了近200公里的“防护纠缺四项”工程,这处工程,按照牛付涛向工人承诺的算法有52万元。
  

  在2007年5月至9月施工期间,杨保森和阜阳工务段指派的监管单位阜阳永达路桥工程有限公司(现永达路桥公司已和阜阳工务段合并为一个单位)签订了现场施工安全协议书(见上图),监管单位管理人员并给杨保森签订了施工从业民工安全管理登记表人员名单和八项管理规定及相关的施工手续。
  3处两项工程结束后,阜阳工务段总共拖欠杨保森100多万元工程款,这其中90%都是农民工的工资。杨保森认为,铁路这样的大企业根本不可能欠农民工那几个血汗钱,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同学给介绍的活。
  但杨保森怎么也想不到,同学牛付涛为了能吞下这笔钱,已经给他设下了陷阱。
  (一)利用无效的转包协议,设陷阱侵吞农工血汗钱
  2007年10月16日晚,在京九线防护栏施工之际,杨保森和3位农民工代表应约来到牛付涛家,讨要前两个工程近50万的工资,牛付涛当场要求杨保森写一份转让协议,将已经干好的水泥枕站桩工程转到阜阳颍东区路通施工队名下。
  见杨保森狐疑不解,牛付涛开导说,你之前挂靠的安徽方圆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方圆公司)在蒙城县,太远,拿钱不安全,将近50万工资转到颍东区路通施工队账上,都在阜阳,转款方便,拿钱也安全。
  
  左图:安徽方圆建设有限公司盖公章证明该公司没有实际施工,不认可杨保森的工程转包协议。右图:上海铁路局阜阳工务段盖公章的证明,也证明杨保森不存在工程转让问题。
  听了牛付涛的解释,杨保森没有再多想,为了能尽快拿到工资款,也出于对老同学的信任,杨保森按照牛付涛的意思写了一份转让协议书:“同意蒙城方圆公司在阜阳工务段中标的轨枕防护栅拦网工程,转包给颍东区路通施工队。”落款时间也按照牛付涛的要求提前到8月16日。杨保森在转让协议上,无意中把“安徽方圆建设有限公司”写成了根本就不存在的“蒙城方圆公司”。实际上在2014年3月25日安徽方圆公司就已经证明:没有在该工程上实际组织施工,不认可杨保森个人签订的工程转包协议。阜阳工务段出示的一份加盖公章的证明,也证实杨保森不存在工程转让的问题。由此可以证明该“转包协议”在法律意义上是无效的。
  2008年元月,京九线近200公里的工程也已经完成,此时年关将近,为了让农民工领到工钱回家过年,杨保森和工友代表再次找到牛付涛讨要3处工程100多万的工资。
  没想到,在没有拿到钱的前提下牛付涛狮子大开口,公然向杨保森讨要30万好处费。无奈之下,杨保森只好东挪西凑,但最终只凑够了10万元。他带着这10万来到牛家,将钱交给满脸不高兴的牛付涛。
  接过钱之后,牛付涛让杨保森列个结算清单,杨保森没有多想就按照他的意思写好清单并签字,这本来就是杨保森和牛付涛个人之间结算的清单,但没想到牛付涛却以此为凭据,将他两个人之间的算账清单混为阜阳工务段和杨保森的结算清单,加上之前牛付涛曾经给过杨保森共计5.3万元钱,这笔账被搅浑了。
  2008年5月,多次催要工资款未果后杨保森再次来到阜阳工务段,却被告知依据当初自己写给牛付涛的所谓无效的“转让协议”,阜阳工务段已将其中近50万元的工程款转入颍东区路通施工队的账户。而另外47万被牛付涛侵吞,而这一切都由牛付涛一人暗中操作的。
  (二)漏洞百出,工程款却被顺利骗走
  明明自己带着30多农民工干的工程,钱却落入他人腰包,此时杨保森才明白,同学牛付涛让自己写转让协议和结算清单的居心所在,他们就是要通过这些东西搅浑水,好侵吞近百万工资款。
  令人可笑的是,为了能顺利地骗取这笔款,路通施工队还向工务段出具了一些必须的材料,从工务段提供的材料上杨保森发现不少明显的漏洞:
  其一,颍东区路通施工队是2007年6月1日取得假营业执照,而他们伪造的施工合同却是2007年5月10日签订。颍东区路通施工队没有成立时,就签订施工合同,显然不合常理,那么公司公章从哪里来的呢?
  其二,颍东区路通施工队既然已经于2007年5月10日和工务段签订了施工合同,同一个工程为何还要杨保森写一份工程转让时间是8月16日的协议书,到底是工务段“一女许两家”还是自相矛盾,显而易见,不攻自破。
   
  最令人不解的还在后面,据了解,颍东区路通施工队负责人邹焱的委托,惠克华最终拿走了农民工这笔近50万元的工资款,颖东区路通施工队开具的委托书有效时间是2007年8月至12月30日,而惠克华的领款时间却是委托时间之外的2010年4月27日(见上图)。事实上惠克华和颖东区路通施工队与这两项工程款无任何关系。
  
  图:委托书上惠克华留下的假身份证号34212119620816334是17位,而真实身份证号应该是18位。
  据杨保森反映,惠克华在委托书上留下的是假身份证号,在委托书失效两年多后,身份证信息又造假的情况下,惠克华是如何神奇的拿到这笔钱的?阜阳工务段财务人员又是如何审批打款的?其中的猫腻不言而喻。
  
  图:阜阳市效能办反馈证实营业执照无效。
  此外,由杨保森投诉,经阜阳市机关作风效能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效能办)查实,颍东区路通施工队的工商营业执照在注册上也是问题一大堆:缺少营业场所、注册信息与电子信息不符,注册资金造假、经营范围不一致,连老板邹焱的名字都对不上号,该办公室认为颍东区路通施工队营业执照属无效执照后被撤销。
  虽然漏洞百出,但是近50万元的巨款却被顺利领走,这其中的原由大家都懂得。
  (三)工程款被冒领,涉嫌诈骗却不能立案
  自从这些工资被骗走后,杨保森就开始奔波在追讨路上,他多次找到工务段领导及牛付涛本人,但他们都以各种理由推脱。
  杨保森心酸地说,这些农民工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一家老小就指望他们挣点辛苦钱回家买种子、给老人医病、给孩子交学费,简直不敢相信,这种沉甸甸的血汗钱也忍心下手。无奈之下,杨保森以诈骗罪将牛付涛等人告到阜阳市公安局。
  案件批转到阜阳市颍东区公安分局后,经办案人员调查证实,工程确实由杨保森带领的农民工完成,工程款却被牛付涛、邹焱、惠克华以及于此工程毫无关系的人利用虚假材料冒领。
  为了混淆视听,牛付涛等人利用其它名誉案的调解书及惠克华和杨保森其它项目的合同来欺骗工务段领导及办案人员,其目的就是为了掩盖案件性质,将诈骗案推向纠纷。
  令人奇怪的是,在那么多铁证面前,办案人员却作出不予立案的结果,而造成这个结果的直接原因是因为颍东区工商分局在效能办查实营业执照无效被撤销后,违背事实向公安部门出具“电脑登录有误,以营业执照为准”的伪造的假证据。
  了解工商登记的人都知道,营业执照的信息就是根据电子档案信息生成打印,既然电脑信息都无从查询又怎么可能打印出执照?正是工商部门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给公安部门提供了错误的信息,才造成了不立案的后果。
  对于公安部门的结果杨保森感到非常不解,他说,明明是诈骗案,却要说是纠纷,农民工的血汗钱被骗走是事实,我们找谁追讨,哪里是说理的地方。
  据杨保森反映,他后来多次到相关部门反映问题,但各部门互相推诿,至今30多位农民工上百万的血汗钱还没有着落,他们不知该向谁讨说法。
  关于营业执照登记一事,两个部门给出了两个不同的结果,事实真相只有一个,作为公安部门应该以此为突破口查清真相,给农民工一个说法,让执法单位和政府部门的公信力得以体现。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出戏的导演牛付涛,在杨保森干工程之初,就打了要黑老同学的主意了,怪只怪杨保森的心眼太实、怨只怨牛付涛心眼太多也太黑。
  事情并不复杂,牛付涛采取欺骗手段,以帮助杨保森要钱为名,诱使杨保森写下了所谓的“工程转让证明”,然后借他人之名领走该款。杨保森和36名农工苦苦等待了十年之久,其间多次不停地找阜阳工务段甚至上海铁路局领导讨个说法,但均无果,这真是老乡骗老乡,两眼泪汪汪。但公义犹在、道德犹存,我们期待着上海铁路局阜阳公务段能早日归还属于杨保森和36名农民工所干的“血汗钱”!!!
  2017年2月3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部署建立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的长效机制,切实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深入开展专项整治和督查,集中曝光一批典型案件,严肃查处欠薪违法行为包括欠薪陈案,坚决打击恶意欠薪违法犯罪。我们相信有党中央以民为中心的政策为农民工撑腰,杨保森及他的民工们肯定会早日拿到本属于自己的“血汗钱”!
  对此,我们予以继续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橘子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归档|橘子网 ( 粤ICP备10215482号  

GMT+8, 2017-6-26 16:41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